春到青川河
编辑: | 浏览次数:

    当青川河的最后一块冰融化,整条河流就像一台修好了坏键的钢琴,关于春天的乐曲才可以完整地弹奏。青川也跟着河水流动的声音绿了起来,活了过来,沟底的石头、两岸的黄土山坡和河边高大的树木也在经历了一个寂静的冬天后活了过来。

    顺着嫩绿的河川,春风从日出的地方吹来,满鼻子都是泥土的气息,甚至隐约能闻到去年冬天熊孩子们在河边烘烤湿衣服生起的烟火味。一些草已经冒出了一寸多,一些才刚刚钻出脑袋新奇地打量着这个春天,那些高大的柳树枝丫吐嫩,枝条随风摇摆舒展着刚睡醒的身躯。躲在地里的虫子也钻了出来,一会儿在草上舞蹈,一会儿又钻进泥土里撒欢,但是它们却很警觉,说不定就会有一只鸟雀飞过被当成开春的美餐。

    最热闹的要数红石崖了,这是一处天然的倒三角石窟,是由石崖上的泉眼经年冲刷而成。在石窟盖顶处有一层亿万年前形成的岩石层,这层岩石是由成块的大石头和沙子以及被磨的光滑的鹅卵石组成,那些岩石和岩石之间的缝隙处随着常年的风化作用,里面的沙子已经被吹走了,留下了一个个深黑色的洞穴,数量有百十个之多。这里就成了鸟雀最天然的巢穴,在遮风挡雨的同时也能避免人类的打扰。

    这里的常住鸟类有很多,有鸽子、红嘴鸟、麻雀、斑鸠,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每到春天,红石崖的常客就已经在等着春归的燕子了。燕子归来时,所有的鸟儿都列队飞行出来迎接,它们在半空盘旋着,鸣叫着,鸣叫声此起彼伏,与流水声相互衬托,互为和弦,俨然一首最动听的春天协奏曲。

    青川河两岸的山坡上,不时地发出欢快的笑声,那是大姑娘和孩子们在杏花树下玩耍,嘴里还不停地嚼着榆钱花。杏花跟着风飘在空中,最后落在大地上激发出诱人的香味,那味道来自大地对花朵的问候,来自花朵对泥土的依赖。不时地会有一个拦羊汉出现在山峁的某一处,他看着穿梭在杏花林里的羊群,脸上满是笑容,一只只羊就像飘荡在树林里的大多的杏花,鼻尖轻触土地,闻着草的清香缓慢移动。突然,几句信天游从山峁的某处飘来:

    桃花红来杏花白,

    跋山涉水我寻妹妹来,

    妹妹躲在杏花花林,

    爱你在心口难开。

    杏花坡上的姑娘们听着这高亢的陕北民歌害羞地红了脸。

    在开满杏花的山坡下,两岸的人们在河边用一块块河石垒起一排排整齐的菜园。现在,已经有人在菜园里劳作,引水,放肥,翻土,勾畦,一块块菜地像农家大铁锅里的米面窝窝,被切的整整齐齐。农人在春天种下希翼,这一块块菜地里会生长出各种蔬菜,各种从春天走来的绿。堆砌菜园的河石,有的尖锐,有的圆润,有些已经长出了绿色的青苔,它们也将这个春天记录在身上,也将每一个春天永久珍藏。

    暮色四起,山峁上的拦羊汉也赶着羊群往家走,杏花林里的大姑娘和孩子们也陆陆续续回家吃饭去了,青川才安静下来,只听得沟底的流水声。在青川沟的半空中,有一层淡蓝色的雾霭,那是农人们做饭燃起的草烟,静静地漂浮在那里,是给这春天的黄土山戴了一条黛色的围巾,以免山峁大地感到春天些许的微寒。(神能源企业 王勇)

上一篇:
下一篇: 舌尖上的乡愁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